昔日巨头百亿市值挥发,37万股东遭闷杀!白马骑士突赶来

来源: 联商网 2019-11-08 20:36:01

明明400亿元的收入不足以支付1700万英镑的债务,所以这个庞大的集团被起诉进行破产重组。从这个行业巨头的600亿市值到一夜之间与st相遇,企业面临着生存倒计时。

9月12日晚,*圣庞达宣布了最新的重组进展。经过多方寻找和讨论,申商控股、魏源资产和国家运输能力集团将成为盘达集团重组的意向投资者。危机四伏的庞达似乎正在好转。

然而,在重组计划正式确定之前,st的巨大退市危机警报并没有解除。自9月9日恢复交易以来,st股价连续四天下跌一个字,导致37万多名股东死亡。仅在一周内,该公司的市值又蒸发了逾16亿元。

目前还不清楚有意投资者的出现是否会成为庞大集团扭转局面的希望,外部资本力量能否解决目前庞大集团的债务困境,以及企业重生是否仍难以避免公司退市危机。

有意投资联盟出现

实际控制人同意转让所有股份。

从今年5月开始,遭受债权人诉讼、破产重组和股价退市预警风险的大型集团似乎也在急于自救,以防止企业破产。几天前,大型集团的破产重组带来了新的发展。

9月12日晚,st就重组的进展发表了一项重大声明。根据本公司披露,由深圳申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商控股)、深圳魏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魏源资产”)和深圳郭敏交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郭敏交通”)组成的联合体,经大型集团清算组的多次搜寻和协商,已被确定为该大型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郭敏集团”或“公司”)重组的意向投资者。

同时,庞大集团的原股东和管理团队也承诺将企业的所有股份转让给新投资者进行重新规划和管理。

上述公告表明,大集团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和其他股东已同意转让其持有的所有大集团股份,重组投资者将有条件转让这些股份。此事将成为署长未来重组计划草案的一部分。

9月11日晚,*st Giant发布公告称,破产重组清算组已进驻公司,并正式开始债权申报登记和审查。债权申报的截止日期是10月18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于10月25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组案例信息网以在线会议的形式召开。重组期间,庞大的集团将继续运营。目前,行政长官已向法院提交了继续其业务的申请。

那么,组成一个大集团并打算投资一个财团的四家公司是谁?

据田燕消息,深圳申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深圳79家民营企业共同投资的大型民营企业,从事金融服务、大型项目投资和高科技开发生产。该公司目前有11家全资子公司。

深圳魏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由深圳嘉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冯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设立,持股比例分别为20: 80。经过两个股东的渗透,最终100%控股股东是中国新泰(香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一家成立于1996年的民营企业。

深圳市国运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它是一家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并投资于城市绿色交通运营的公司。目前,该公司在全国有60多个分支机构,生产近1万辆汽车。

事实上,潜在投资者之间的关系也相对密切。据此前媒体报道,国运是申商控股的附属公司,属于申商控股的“产业链公司”。黄继红,拥有国家交通35.46%股份的最大股东,也是申商控股集团的总经理。同时,两家公司在交通领域也有许多合作项目。

有趣的是,此前曾有报道称申商控股将带领另外两家公司参与庞大集团的重组,但后来被巨方否认。现在,最新的重组显示,充当这个庞大集团“白马骑士”的投资者仍然是市场上此前传言的三人。至于谁将成为领袖,没有更明确的消息。

一连好几天一个词的限制

“面值退市”的风险依然存在

尽管潜在投资者的出现似乎为大型集团的重生提供了一个转折点,并可能避免了企业因破产而退出市场的危机。然而,从目前的股价表现来看,*st规模巨大但不容乐观,投资者对其“面值退市”的担忧并未消除。

统计数据显示,自9月9日复牌以来,st的巨额股价已连续四个交易日下跌,卖出基金的意愿非常强烈。

截至9月12日收盘,st股收于1.06元/股,接近面值1元。这也意味着还会有两次跌停板,ST的巨额股价将跌至1元以下。根据交易所的规定,如果股票价格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的票面价值,将终止上市。

然而,从资金交易来看,在交易恢复后的一周内,市场资金几乎跑掉了。统计显示,仅9月12日一天,主力资金外流就达到849万元,20日资金外流达到6400万元。

然而,从连续四个交易日的每日限额交易情况来看,每日限额卖出了300万至400万只基金,这也意味着每天有近4亿只基金准备出逃。

由于持续下降的限制和基金销售的扩大,st于9月12日进入龙虎榜。数据显示,前五名买家连续三个交易日共买入人民币761.5万元,占当日交易总额的11.65%。前五名卖家共售出人民币11,532,400元,占当日总成交额的17.64%。

从交易主体来看,有很多热钱集中的证券营业部,如国鑫证券深圳泰然卢九证券营业部和光大证券宁波解放路楠证券营业部。

虽然一些热钱机构进入市场,希望进行积极的交易,抛出他们的筹码,但具有强烈卖出意图的基金让st Giant一词下跌,大量卖出资金几乎被困其中。

与此同时,当这个庞大的集团宣布存在破产重组的风险时,仍对重组抱有期望的股东并没有及时退出。在确认公司危机后,这群股东不得不面对持续下滑的悲惨局面。

截至6月30日,持有st的股东人数仍高达37万。相比之下,*st现有股东的庞大数量已经超过了中国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等蓝筹股的数量。

21亿英镑巨额债务

巨大的重组困难

事实上,即使有新的潜在投资者,目前仍不清楚重组能否成功完成。至少从债务清偿的角度来看,新经理在接受提议后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要解决。

由于兆丰集团于2017年5月4日向北京冀东丰借了1700万元补充营运资金进行收购,贷款到期后,兆丰集团因资金不足无法清偿债务。因此,冀东丰公司向法院申请重组庞大的集团。

令市场疑惑的是,为什么今年上半年收入超过100亿元的庞大集团无法偿还1700万元的债务。然而,从过去的财务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答案。

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去年的收入高达400多亿元,但这个庞大的集团仍亏损近62亿元,净利润亏损68亿元,同比下降31倍。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也接近12亿英镑,同比下降5.6倍。

从大集团经营区的现状来看,1700万元的债务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巨人集团8月底发布的信息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已发生22起逾期违约,涉及浦东发展、工商、中信等多家银行和金融租赁机构。初步估计,上述逾期债务为21亿元。

庞大的集团自成立以来,真正的控制者庞庆华就一直在使用融资和重资产的方式进行无限扩张,这不仅使庞大的集团进入快速发展的道路,也成为庞大集团最终陷入困境的致命武器。

当它在2011年上市时,这个庞大的集团成为了世界上市值最高的最大汽车销售集团。当时,它也创下了民营企业ipo融资金额最高的纪录,超过60亿元人民币。自上市以来,a股直接融资总额已达299亿元。

根据其他数据,从2010年至今,该公司2016年的最高债务为577.47亿元。此外,2011年至2018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超过80%、81.33%、85.89%、86.01%、81.90%、80.28%、81.52%、78.93%、80.28%,高于行业平均水平75%。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高负债和银行等金融机构收紧信贷,这个庞大的集团突然失去了发展动力,从而导致整个基金彻底崩溃。此外,在汽车市场的“寒冬”时期,汽车营销明显下滑,大集团的主营业务没有任何改善。如何恢复它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对于进入市场的新投资者来说,不仅要解决过去的债务问题,还要解决大型集团企业的业务转型和战略突破问题。此外,还必须处理债权人的纠纷。留下的巨大板块既复杂又困难,仅靠时间是解决不了的。”一些机构投资者表示。

杠杆企业危机频繁发生

大型资产扩张游戏结束

成功也是杠杆,失败也是杠杆。不仅如此,一个庞大的集团在融资方面大举扩张,并最终陷入危机。

今年年初以来,曾经享有无限声誉的暴风集团、瑞奇伯德集团、龚景集团和巨擘集团等一批知名企业相继爆发危机。内部原因无非是盲目使用杠杆。

过度相信杠杆的力量不仅使企业成功,也为企业的崩溃奠定了基础。

以庞达为例。企业管理者不仅利用传统的银行信贷融资和直接股权融资为公司发展赢得巨额资金,还利用金融创新工具不断扩大杠杆。但是,由于缺乏风险控制措施,一旦资金崩溃,所有问题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不断暴露出来,最终威胁到企业的生存。

公开信息显示,上市后,庞大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庞庆华(Pang Qinghua)开始进行大规模融资租赁业务,利用融资租赁公司筹集资金购买车辆,然后通过买家以租金形式分期付款来促进销售。

2016年,海通恒信国际租赁与巨人集团签订了融资租赁业务合同。巨人从海通恒信筹集了2.4亿元,融资目标是测试车和维修设备。截至2018年10月,巨人与海通恒信之间的融资租赁逾期金额已达2000万元,仍有8000万元未结清。截至2018年底,涉及一个庞大集团的融资租赁纠纷多达12起,金额近5亿英镑。

此前,庞大的集团与国鑫证券签署了“股权回报权互换协议”(equity return rights swap agreement),这是一种融资方式,具有较强的杠杆性,空头头寸或被迫清算的风险较大。最终,该交易因信息披露违规而受到监管调查,这正式开启了这个庞大集团的危机。

业内专家指出,过去两年,杠杆融资引发的企业危机案例越来越多,这实际上证实了过去的杠杆融资模式即将终结。

根据瑞士信贷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的分析,过去经济发展迅速,有些问题可以通过滚动发展来掩盖。然而,当前实体经济增长放缓,再加上新旧经济体的转移,使得继续让旧经济回归新经济的把戏变得困难,从而造成了打破资本链的困境。

经济学家关庆友在公开讲话中也指出,企业很难按照旧的常规去做当前的事情。如今,许多过去的标杆企业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它们没有把握住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和监管的变化。有些人甚至犯了重大战略错误。有些人虽然意识到了这一趋势,却没有壮汉扭断手腕的态度,这最终导致战斗机延误。

“以前的标杆企业现在正处于各种危机之中,过去企业家的一些成功经验现在已经成为教训。”关庆友说。

如今,由于债务危机,大型集团陷入困境,股价已经正式敲响了“面值退市”的警钟。创始人必须卖掉他们所有的股份,才能找到投资者来接管这项提议。然而,仍然很难知道企业能否在过去的沉重负担下重生。

更重要的是,类似于大型集团经历的生存危机可能在未来仍会发生,从而给投资者造成重大损失。

本文来源于中国基金会

澳客彩票 手机买彩票 福建十一选五 uedbet 甘肃11选5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